三月随笔
来源:1153项目  作者:李红辉  时间:2021-10-20  点击量:   
【字体:

项目部前空地的树叶散漫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树上掉下来的,落叶是秋天的信使,山还是披着绿意,入眼是分不清的季节。还有几天就三个月了,刚刚走完了近期的工资、奖金发放流程,激动地和远方的朋友说:“我好开心,好像要适应了现在的工作了。”

如同三毛抱着温汤一样的情怀离开了居住的欧洲到北非去、到撒哈拉沙漠去一样,当时的我亦希望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去神秘而又陌生的土地上为自己的青春留下些不一样的记忆,也如我所愿,这三个月也留下些深刻的痕迹,让我这个不经意路过的人也能清晰地知道来处和去向,一个对未来还有些许迷茫的重庆人在心里藏着比夏天的家乡更炙热的感激。

初上高原,性格直率的办公室主任何荣因身体原因,不得不离开这个她坚守奋斗了两年的阵地,离开之前,何姐想把办公室业务知识全部教授给我,可是我们都明白,这看似简单的工作,亦不是几天、十几天就可以讲完的,大多时候,何姐像害怕遗漏似的,突然想起什么业务知识,就赶紧喊我到跟前。

何姐调走的那几天,甚至是两个月,桌子上都是乱七八糟的:党建资料、工资计提发放表、奖金附件资料、食堂报销······永远找不清自己位置似的,就躺在那里。太多没有接触过的工作来的太干脆,想着忙碌的人可能不会太多愁善感,但还是有一点矫情,夜晚也会突然挣扎着爬起床,将何姐的被子叠的方方正正,用毯子遮盖起来,像每次去远方的时候,即使关好门窗的房间不会出现任何意料之外的尘土,妈妈也总是会将我的被子枕头用一块毯子遮得严严实实,不知道被子的主人什么时候会来,但是满怀期待。

有那么几个瞬间,看着似乎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不知何处下手的新问题,全身的情绪都突然迸发出来,一边敲打键盘,偶尔腾出手擦掉莫名来的委屈。靳辉师傅发现了我那几天的不对劲,常常不经意间出现在办公室里,意味深长地和我讲经理和自己的故事,这给了我莫大的鼓舞,“现在的你‘被迫’成长,对于一个新学员来说的确压力太大了,但是这是你人生中的很重要的一步,你会感激现在的经历,你要相信,付出了就会得到回报······”我心中也在默默地做了承诺。思绪不停地向深处、远处蔓延,脑子里出现的全是余秀华的那句:庸俗好像一个地基,因为没有比它更低的东西了,有了庸俗做基,我们可以构建出许许多多的事务,如此多好。

如此多好。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平庸的普通人,学习能力不强的普通人,但好在没有放弃过努力,平庸做基,给了我更大的成长空间,这也让我平淡的生活有了更多收获的满足,这是一种能够产生推力的神奇物质。我一直以为工作的目的就是工作本身,选择工程单位,选择这里,不只是好奇心作祟,不只是受到西藏民俗文化的诱惑······真正想要得到的,是在工作中的经历所带来的成长,在这离家千里的艰苦环境下,如何用自己的勇气去克服,如何在不能推脱的工作中去进步,至于付出会不会给予回报,实在也不重要了。

所有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让我难以招架的,都是鲜明的。雏鹰在悬崖边试探,缓缓迈出她人生中的第一步。没有人可以比我更清楚这些经历带来的成长,而时间,是唯一的证人,果实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面前,劳资员的工作已经不再繁杂得像一块压在身上让人喘不过气的巨石,内页工作步入了正轨,对这个城市大大小小带有生活气息的菜市场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昨天令人疲惫的种种,现在反而成为了获得满足感的一种途径,实现人生意义的一种方式,工作的第三个月,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愉悦。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迫不及待走进黄昏的怀抱里,听树叶婆娑,风吹动对街房屋上的红旗一摇一摇的,但是那晃动的影子也是坚定的。(审稿/靳辉 编辑/袁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性调教室高h学校